山云举袂

将军楼阁画神仙

虽然我很想重启删除装作无事发生,但实在做不到,我也不能就因为这种事就去死,那样子虽然可以删除得干净但没有用。我也想有一天躺在自己的房子里无所事事地玩,也想有等身梳妆镜来比画新裙子,我又不能现在就去死。

高度过敏,精神紧张

为丑陋的灵魂赎罪

我做过很多错事,这是最丢人的一次

放在以前出了这种事,就是五雷轰顶,现在等我妈来接我,还是……啊家人真好

我犯了错误,不能改悔,强大和无耻可以相容和吗

我是真的爱你❤️

我对女孩的身体认知停留在柔软的花朵这个比喻层面,任何破坏和触碰都会对肉体和肌理造成永久伤害。

紫色的飘纱不停击打着窗柩,终于把她从三点钟的梦里唤醒,这种老式的上推式窗户只能让光扫进来一半,雨水的影子借机在墙上忽闪着,绿色的漆皮总会在这种天气里死乞白赖地爬在地板上,把木头泡出一块块蓬松的凸晕。还是有人在这种天气里打着伞抽烟,做出妓女的风情样貌。录像带堆在柜子内侧,暂时没人想看。